menu 分享广场
more_vert
童年 - 高尔基
650字
keyboard_arrow_down
  阿廖沙三岁时,损落空了父亲,母亲瓦尔瓦拉把他寄养在外祖父卡什林家。外祖父家住在尼日尼——诺弗哥罗德城。外祖父大哥时,是一个纤夫,早先开染坊,成了小业主。阿廖沙来到外祖父家时,外祖父家业已经开始衰落,因为家业不景气,外祖父变得也更加专残酷躁。阿廖沙的两个母舅米哈伊尔和雅科夫为了分居和并吞阿廖沙母亲的嫁妆而不息地争论、打架。在这个家庭里,阿廖沙看到人与人之间洋溢着后悔之雾,连小孩也为这种空气所迫害。阿廖沙一进外祖父家就不乐趣外祖父,恐怖他,作用他的眼里含着敌意。

  一天,他出于猎奇,又受表哥功德,把一块白桌布投进染缸里染成了蓝色,结果被外祖父打得丢失去了知觉,并害了一场大病。从此,阿廖沙就开始怀着不安的感情窥察周围的人们,不论是对本身的,照样他人的屈辱和可贵,都感慨难以相忍为国。他的母亲因为不胜忍辱含垢这种谋生,便丢下了他,离开了这个家庭。但在这个浑浊的情景里,也还有其余一种人,其它一种生产。这里有乐观、夸诞的小茨冈,律例的老工人葛利高里。每逢节日的清晨,雅科夫就会弹吉他,奏出荡气回肠的曲调。

  小茨冈跳着民间舞,好像回覆复兴了芳华。这实足使阿廖沙既感叹欢乐又劝化忧郁。在这些人当中,外祖母给阿廖沙的影响是最深的。外祖母为人善良偏心,酷爱出产,信任善总会告捷恶。她知道许多美丽的民间故事,那些故事都是恻隐穷苦人和弱者,赞颂规矩和光明的。她信奉的上帝也是可亲可爱,拔刀相助的。而外祖父的上帝则与之相反,它不爱人,老是根究人的险要,惩罚人。

  
第七章 总裁的替身新娘7
1084字
keyboard_arrow_down
  萧洛被夜景哲用冰袋伺候的很舒服,索性蹬掉自己脚上的鞋,把腿往沙发上一放,嘴里还喟叹了一声。夜景哲看着这样的小妻子,嘴角上翘,心里说不出的柔软,犹记得和小妻子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几个哥们儿给他开了一场脱单晚会。由于是商业联姻,也不怎么看好这场婚姻,就多喝了几杯,那晚就睡在了酒店,错过了第二天的婚礼。过后回到家里,被亲戚长辈们指责,他没出席婚礼也算是他的错,想了一夜是乎对女孩子的名身不好,大早上的就开着车到冯家,把小妻子接了回来。就这样,在这么久的相处之中也爱上了小妻子,没想到的是小妻子的肚子这么争气,刚成婚一个月就怀了身孕,一家人都把祥儿宠上了天。

  夜景哲想到这里轻笑一声,低头看了看躺在自己腿上的小妻子。“好了,有没有好一点?”问完之后不见回答,看了看,敢情是睡着了。轻轻的把萧洛的头往沙发上移,挪出自己的腿,看了看办公桌上堆得像小山一样的文件,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现在正值七月,外面日头高照空气里吹拂的都是热风,办公室里开着空调还是有点凉意的,夜景哲脱下西装外套盖在萧洛身上,轻步向办公桌走去,开始认真的处理文件。萧洛在夜景哲挪动她头的那一刻,就已经醒来了,眼睛还有点轻微的不适,索性就闭上眼睛假寐。“宝贝儿,帮我看看冯雪在干嘛?”萧洛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做。“好的宿主,要等等哦!”

  回答完萧洛的话,系统就开始启用无线万能追踪器。“宿主,冯雪在酒吧和几个男人调.情,顶着那张清纯无害的脸到处勾.引男人,还有,她现在的一言一行都模仿着冯洛,连头发都和你染的一样的颜色,剪成一样短,我刚刚都差点以为是你。”系统的话语里带着一丝讥讽。“噗…真的有这么像吗?她还有心思到酒吧去玩?那她岂不是不用担心露馅了,连你都认不出来。”萧洛调侃中带着认真。“好啦,我睡一会儿,你随时观察周围的情况,昨晚睡的半梦半醒,饿得根本睡不着。”萧洛吩咐着系统这个小帮手。“好哒,万能追踪器已经用了两次,接下来的事情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萧洛翻了个身,把身子蜷缩成一团,西装外套掉在了地上。夜景哲听见响动,看了看掉在地上的外套,无赖的摇摇头,放下手中的钢笔,走到沙发边,重新捡起掉在地上的外套,轻轻的盖在萧落身上,又才走回办公桌处理文件。宽大的外套把萧洛娇小的身子,整个都笼罩进了衣服里。萧洛是被系统的话惊得翻身的,两次都用完了,“卧槽……,早知道应该省着点用的,毕竟就两次。”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你可以买一个永久定位器,500积分,每个位面都能用,只限于男女主哦!”系统好心的建议道。